暂无图片

当前位置: 首页 > 美文悦读

秋游梯子崖
时间:2018/11/9 9:34:02   信息来源: 山西农民报

  戊戌年农历九月十三,应晓征兄邀请,游览了河津市梯子崖风景区。

  相传,大禹积石导河至石门,有恶龙相阻,工程迟迟未能进展。大禹万分焦急,在万丈悬崖上凿石梯,登梯晋见天帝。在天帝支持下,斩除恶龙,开石门,凿龙门,使漫漫洪水流入大海,故又称天梯。这段神话说阐述了我们祖先不屈不挠与自然相抗争的性格。

  据《元和郡县图志》记载,北魏孝文帝时,在黄河东岸龙门山上修有城堡,是一处边防要塞,西临悬崖绝壁,在崖壁上凿有之字形石梯,通黄河,故名依梯城。随着岁月流转,沧桑变迁,山顶城堡已不复存在,但365阶人工梯道,依然诉说着辉煌与落寞。

  听着他的前世今生,已心驰神往。

  开车由龙门北望,沿龙虎路向石门方向前行。在这短短的三公里行程中,历史悠久,传说众多,黄河上著名“三门”,此处相聚了“二门”,石门和禹门。鲤鱼跳龙门的故事妇孺皆知,由于是大禹所凿,也称禹门。是大禹治理黄河控制性工程。三过家门而不入的故事也发生在这里。

  龙门浪,峨眉雪,钱塘潮,历史上著名自然景观,使龙门名满华夏。晋陕皆建有禹王庙,飞梁挑檐,巍峨壮观,制极宏丽,绿荫遮日,松柏森森,河上桅杆林立,行船如鲫。可惜这历史奇观毁于日军战火之中,令人痛心不已。

  今年,黄河上游雨量丰沛,河水溢满整个河谷,雾气迷蒙,犹如一条黄色带子,是那样粘稠,是那样厚重,厚重到你若不仔细观看,仿佛是一幅不动的油画。而这种凝重,又摄人心魄。

  在煤管站下车,徒步前行,在一处直上直下崖边,拾阶而上,随着之字形台阶提升,一边是绝壁千仞,危岩欲倾,让人窒息,一边是深谷断崖,浩浩河水,既观壮,又令人胆颤心惊。与众人,亦步亦随,不敢有半点分心。沿途有武士持矛雕像,彩旗飘飘,武士虬髯瞪目,雄壮威武。北魏孝文帝是一位鲜卑族皇帝,有卓越政治远见,积极主动地进行融入汉族文化改革,加强了民族大融合。太和二十年夏四月庚申,孝文帝拓跋宏由黄河登岸,沿梯子崖,巡幸依梯城,以太牢之礼祭夏禹。旌旗猎猎,号角长鸣,少年天子,怀凌云之志,望莽莽群山,滚滚黄河,英姿勃发。但不幸英年早逝,扼腕长叹。石阶与绝壁,都是工匠一锤一锤凿出来的,修正过的,历经千年岁月冲刷,凿痕依然清晰可见。这就是一本无言的书,诉说着苦难,坚强,隐忍和不屈,承载着荣誉和磨难,作为边防要塞,演绎了多少可歌可泣、悲欢离合。

  攀登途中,不时能见到在斧劈刀削悬崖石壁裂缝中,生长着顽强的生命,紧紧抠住裂缝中一点点土壤,吮吸大自然雨水馈赠,钢叶虬枝,笼翠流雾,在秋风中伸展着不屈生命,这就是崖柏。对生命渴望与顽强,让人赞叹不已。也给这严峻冷峭的石壁增添一抹温暖的绿意。“咬定青山不放松,立根原在破岩中。千磨万击还坚劲,任尔东南西北风。”这是郑板桥咏竹的,但是写给崖柏更是恰如其分。

  走走停停,终于到达一处平缓之地,让人长长舒了一口气。北望石门,上面新建的蒙华铁路桥如虹一般飞架东西,偶有游船穿石门而下,孤帆一片日边来诗意悠然而生。

  小憩片刻,我们到另一处探微寻幽。转过一个山头,眼前豁然一亮,对面山坡上绿的、黄的,红的,一簇簇,一片片,大自然打翻了调色盘,层林尽染,气象万千,将秋演绎得绚烂多彩。我不由吟道:秋渐深,秋意已浓,红叶翻飞鸿雁飞……

  在梯子崖杜总的带领下,我们下到谷底,溯溪而上。谷中怪石嶙峋,流水淙淙。山谷两旁种满桃树,每年三四月间,满谷桃树迎风开放,如云如霞,云蒸霞蔚,落英缤纷望不到头。此谷故名曰:“桃花谷”。不知过儿能否在这里找到姑姑?

  溪水随着山势欢快地流淌着。在宽阔之处,清浅清澈,水下鹅卵石、青石板一览无余,撞击着,回旋着,发出哗哗声音,像一个欢快的小姑娘,奔跑着,跳跃着。经过一个大石潭,波澜不兴,绿意悠悠。又像一位少女,温婉恬静。遇到陡峭山势,形成多级飞瀑,流丹溢彩,如白练一般,飞珠溅玉。

  盛夏,山谷间树木葱绿茂盛,太阳透过树叶在水面上留下跳跃的光斑,波光粼粼,小鸟啁啾,蜻蜓掠过水面,如有一架古琴,可在溪边抚琴弄箫。“独坐幽篁里,弹琴复长啸。深林人不知,明月来相照。”古人悠闲恬静,不正是这样写照吗。

  冬天,大雪封山,山谷两旁,树树梨花。小溪在雪下静幽幽地流淌,在没被雪覆盖的地方,腾起袅袅热气。偶尔一只山鸡嘎嘎叫着,拖着长尾在山谷扑棱棱飞过,打破山谷的宁静。

  我们一行人跨水攀岩,在溪的两边绕来绕去。感叹着,赞美着,引吭高歌着,拍照着,撒下一串串欢声笑语。

  最终,我们来到了溪水尽头。一条绳子系在树上,垂了下来。惊险时刻到了,我们要拉着这条绳子攀岩而上。杜总轻车熟路,如猿伸臂,腾挪矫健,很快到达上面,伸出手来,接应我们。我也聊发少年狂,连爬带跪地爬到一半,还装模作样地以英勇姿态向下面挥挥手,下面众人拿着手机在拍,突然间有了明星感觉。小孩和女同胞,下面推,上面拉,在哎呦、妈呀惊呼中成功登顶。

  大家都上来了,互相握手,有一种历经劫难后的庆幸,有一种成功后的兴奋,更有一种团结合作后拉近了人与人之间距离的感觉,大山洗涤了人们的心灵。

  终于到了山顶。

  云淡天高,秋风飒爽,望不尽一道道山梁,看不完一岔岔沟谷。隐约几个村庄撒在这沟谷谷与山梁梁之间。我在想,那黄土窑洞前,是否挂着一串串金黄玉米,那袅袅暮烟中,是否有老牛踏着铜铃声归来,那埝畔上,是否站着位水灵灵女子,对着大路瞭望……

  下山后,黄河的雄壮,梯子崖的险峻,桃花谷的幽美,山顶的辽阔,忽如一曲雄浑大合唱,忽又如一首柔美小提琴曲,在我心中翻腾着,奔流着,久久不能平静,匆匆著文以记之。

  同游者,挚友宝贵,还有几位摄影与文艺工作者。

(文/

(编辑:卢琳)

相关资讯
暂无推荐的资讯...
主管:中共山西省朔州市委宣传部 主办:朔州市新闻中心 新闻热线:0349-8851866 投稿邮箱:sxszxww#163.com(#改为@)
快速赚钱软件?可以赚钱的软件有哪些?靠谱赚钱软件版权所有©未经同意不得转载 | 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山西省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:14120180006 | 晋公网安备14060202000037号 | 晋ICP备11001423号
关于我们 - 网站律师 - 广告服务 - 您是第  位访客 -
关注微博